资讯详情

比如腾讯的收入超过96来自中国大陆

2018-12-10

作者:岁寒知松柏

来源:雪球

1987年,已经43岁的任正非,由于从部队复员转业工作4年不顺利而集资21000元创立了华为。30年后的今天,没有上市没有战略投资者,仅凭纯内生增长,华为已经成长为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技术(ICT)解决方案供应商,通信设备份额排名全球第一,智能手机份额全球第二。

华为业务遍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注意:没有美国的),服务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员工约18万名,拥有超过160种国籍,海外员工本地化比例约为70%。

2018年华为的营业收入预计将达到7000亿人民币,净利润将超过500亿元,单年研发支出将超过1000亿元(接近加拿大整个国家),年员工薪酬分红总收入将超过1500亿元,年缴纳各种税款过600亿元,拥有各种发明专利近7万个,且近半的收入和专利来自海外。

华为是中国当之无愧的国际化科技龙头企业,财报分析也显示它是非常优秀甚至伟大的公司,华为是实业报国的典范,是中国最拿得出手的名片,它理应是国人的骄傲。

以下是华为2017年度的财报摘要和分析,以及与同行及其它龙头企业的对比。

美国封杀之下业绩仍持续又快又好增长

华为过去5年的收入、营业利润和经营现金流数据如下图:

从上图看,虽然营业利润的增长率低于营收增长,但盈利质量非常高,因为真金白银的经营现金流年化增长高达44%!

经营现金流好的原因之一是现金周期在持续改善,2017年,其应收账款周转天数(DSO)为63天,较2016年的75天减少12天;存货周转天数(ITO)为71天,较2016年的 86天减少15天;应付账款周转天数(DPO)为72天,较2016年的82天减少10天。

华为没有披露详细的现金流量表,就算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出247亿全部都是资本支出(也可以与资产负债表里的长期投资本年增加额核对),那2017年自由现金流也高达963-247=716亿元。这说明其盈利质量非常高,事实上其会计政策非常保守,这是经营现金流好的原因之二,后面我还会分析到。

上图是华为过去5年的财务摘要,下图为收入结构:


从收入结构看,手机等消费者业务产品占收入的比例不到一半,很多国人可能并不清楚华为之前的主业是通信设备而非手机,因为平常接触少或没有注意到。

另一方面,华为的收入国外占了一半,前几年国外占比超过了2/3,近年因为被美国带头强行封杀,导致国外业务增速缓慢。尽管如此,华为在早已经被迫完全放弃美国市场后,仍然成为通信设备的全球老大,并且在即将到来的5G上处于技术领先地位。

上图为毛利及净利情况,看起来虽然毛利率不错,但净利润率似乎并不是特别的优秀。个中原因一是华为员工薪酬福利计提充分保守,原因二是研发巨额投入且增速快于收入。

2个华为的研发投入超过整个加拿大全国

上图为过去4年的研发投入数据,从2013年的280亿元增长220%到2017年的897亿元,研发费用已经达到收入的14.9%,年化复合增长率高达34%,今年研发总投入超过1000亿将毫无悬念,这个数据是非常惊人的。

看上表,华为2017年的收入是同行中兴的6倍,利润是其10倍,研发费用是7倍,但员工人数不到其3倍。中兴自1997年上市至今年3季度,过去20年合计归母利润158亿元,即20年合计起来竟然不到华为半年的利润!实际上,如果扣除政府补贴,中兴过去20年来根本没有赚过一毛钱,后面我还会分析到。

大家熟知的中国互联网BAT三巨头(其中阿里、腾讯市值已经排入全球前10),虽然腾讯和阿里的利润都已经超过了华为,但BAT三者合计起来的研发投入532亿元仅为华为897亿元的59%,2017年国内授权的发明数量合起来也没华为多,并且华为还有占比近半的国外的发明专利。我们都知道BAT的营收和利润基本来自中国国内,比如腾讯的收入超过96%来自中国大陆

上图是华为的专利和研发投入数据,仅近10年研发投入就已经高达3940亿元,加上2018年的投入已经超过5000亿元,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数字,华为一个企业年研发投入比绝大多数国家都多。比如这次逮捕孟晚舟GDP排名世界第10位的加拿大,全国一年研发投入大约260亿美元,约为1788亿人民币,即2个华为就超过一个加拿大!

财务强健巨额预提多方共赢

华为65%的负债率看似不低,其实仔细看,你会发现它的有息负债400亿远低于现金2000亿元,财务实力非常雄厚。并且我们还可以看出它的ROE高达27%,在手持2000亿现金的情况下总资产周转率仍然高达119%,这在同行乃至跨行业对比下都是非常优秀的数字。

华为的负债里有个金额最大的栏目其他负债,高达1703亿元,里边有728亿元是预提的员工福利费用

2017年雇员费用高达1403亿元,按18万人算,平均每人78万元。这里边除了正常的工资奖金外,还包括了退休福利,以及员工持股每年的分红。用2017年的所有者权益净增加额与2017年净利润对比,两者大约差120亿元左右,即2016年的净利润中的三分之一用来分红了。

因为华为并未上市,亦无战略投资人,创始人任正非也只有1.4%的股份(华为投资控股直接股东2个:工会委员会持股98.99%,任正非持股1.01%,任在工会还另持股约0.4%),有8万员工持股,所以员工即是股东,工资奖金和公司净利润其实都是员工的,劳资双方一体共赢。

华为除了全员得利外,为国家也贡献巨大。


首先,上图显示华为2017年因为创新和研究等得到的政府补贴合计11.8亿元,这个金额相对于华为6000亿的收入体量和近千亿的研发投入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不妨对比一下中兴通讯的数据,中兴的第一大股东是国企航天科工与创始管理层对半股份,所以它是半国营半民营型混合所得制企业。中兴2017年得到的政府补贴合计为:5.2+16.8+30.2+1.6=53.8亿元!这个金额比2017年净利润46亿元还多。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政府补贴,中兴从来就没有赚过一毛钱。


中兴过去20年累计归母利润158亿元,分红57.5亿元,但有股权融资25亿,可转债77亿,还有其它有息债务212亿元(有存款170亿元)。2017年支付给员工的薪酬197亿元,缴纳各种税金73亿元。我简单看了下中兴过去几年财报,因为它之前并没有像2017年那样详细披露所有的补贴,我无法一一去统计过去20年的政府补贴总额,仅仅是计入到营业外收入-其它栏目的就每年过10亿,以2017年为参照的话,过去20年中兴收取的各种补贴(软件产品增值税退税不计)高达数百亿且超过目前300亿元的净资产。

中兴不但财务数据烂,业务早已被华为甩开N个档次,我们还都知道正是因为中兴被美国特工混入公司轻易获得了机密资料并暴露了华为,从而把华为至于非常危险的境地。唉,这真是猪队友,也证明了国企的机制不行。

华为2017年获得12亿的财政补贴,由于财报没有详细披露它缴纳的各种税费,我估算如下:

国内收入3051亿(另外的一半国外收入假设增值税全额退税,交税为0,不予免抵退税计算的城建和教育费附加税也忽略)*40%的毛利率(假设不能抵扣的直接人工成本与能拿到部分可抵扣增值税发票的期间费用抵销)*17%=207.5亿元;

相关城建及教育费附加按10%假设为20.8亿元;

所得税:86.7亿元;

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1403亿*20%(近18万人,平均应付工资奖金分红为78万元,按旧个税估算实际税负率超过20%)=280.6亿元。

所以主要税种合计为:207.5+20.8+86.7+280.6=596亿元。

仅仅30年的时间,集资21000元创办的公司,一年净缴纳近600亿的税,一年给员工的工资奖金分红1400亿,这是否是实业报国的典范?至于它给中国通信行业,给中国的企业和消费者,给全世界各国及各国企业、人民的价值贡献,我无法估算。

如今华为受难处境危险,做为当事人的华为表态低调,这是华为的智慧,也是华为处境的无奈。我们不妨试想一下,假如你的女儿被绑匪绑架了,你除了安抚绑匪的情绪,一手准备钱,一手找J察帮忙捞人,你肯定不能用远水解不了近渴的方式喊口号甚至是去刺激绑匪。但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以及媒体,立场就不一样,我们可以也应该在舆论上给绑匪压力。

你可以反对很多,但不能反中国、中国人和华为这样优秀的企业,做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得立场坚定。现在很多读了不少书的人,有点家产的人,至今还在讨论美加法律如何如何,这相当于卢沟桥走失了一名日本士兵后讨论中国jun队是否犯了日本的规则一样。很多人被美国洗脑洗得太彻底了,凡事无脑支持美国,无脑反对中国,令人痛心。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修身齐家平天下,我人微言轻,只能在财务分析上尽一点绵薄之力。希望今次事件能让国人觉醒,能让中国的改革继续前行,能让华为变得更强大,能诞生更多的华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


岛 君 说

1988年,44岁的任正非被国企南油集团除名,背负200万债务,离婚,带着父亲、母亲、弟弟妹妹住进深圳的棚屋,抑郁症、癌症……这些都没有打垮他,反而让他越挫越勇,走出一条康庄大道,很难想象华为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创办的。

现如今我们看到的都是华为是世界500强,是值得骄傲的民族品牌,但是华为的发展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过程的坎坷,那些难熬的漫漫长路,华为始终没有放弃,即便多年来被美国拒之门外,也没有削弱华为成为电信领导者的决心。

今天这篇文章我们一起来看看华为的成长之路。

作 者:衣公子

图 片:视觉中国

来 源:衣公子的剑(ID:yigongzidejian)

“终于回来了!”

1981年的一天,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爱立信总部意气风发。时隔二十年后,他再一次收到来自中国北京的订单。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瑞典电信巨人重新进入中国。

爱立信当然骄傲,他和中国的结缘可以追溯到1890年,通过向清政府出售人类最早的一批电话机,爱立信参与了中国西化的历史进程。至今他的官网上还挂着这张充满历史意义的照片。

爱立信和1890年的中国,来源:爱立信官网,ericsson.com

彼时爱立信还是刚成立不久闯劲十足的电信新人,而百年之后的1990年代,爱立信的AXE数字电话交换机在世界范围内所向披靡,在全球安装总路线超过1亿条,服务人群千万,成了名副其实的电信巨人。

同一时间,在爱立信总部不远处的芬兰埃斯波,诺基亚(Nokia)迎来自己最好的时刻。在这家芬兰企业100多年的历史上,先后从事过木浆、纸板、皮靴、轮胎、橡胶、电缆、制药、天然气、石油和军事等多个行业,积累起丰厚的工业底蕴。当印有Nokia品牌的子弹从生产线上傲首挺胸鱼贯而行,冥冥之中,上帝选定它来为人类生产最耐操的手机。

果然,1963年,多面手诺基亚进军电讯通讯行业,为军队和经济救援人员提供无线电通讯设备,很快在前台的电信终端(手机)和后台的电信设备(交换机)上都建树不凡。其中,自1982年开始,诺基亚开启了对于全球手机市场长达15年的绝对统治。北欧海盗成为屹立世界电信业的巨人。

再看彼时的中国电信市场,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就是“七国八制”:日本的NEC和富士通,美国的朗讯,法国的阿尔卡特,加拿大的北电,比利时的BTM、德国的西门子和瑞典的爱立信。巨头分割着中国的市场,也造成了电信机型和标准的混乱。

1949年中国电话普及率0.05%,40年后的1990年,固定电话普及率也仅仅1.1%。不过未来十年间,这个数字就将飞速提高到50%。面对喷涌而出的中国市场,西方巨头摩拳擦掌,带着雄厚的技术、资本和团队奔赴华夏大地,信誓旦旦要有一番作为。

中年任正非因失误丢了工作,还背负了200万的债务,老婆也和他离了婚。无奈之余,勉强凑到2万元,在深圳的一间简易房,创办华为。当时任正非和父母、侄子同住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里,在阳台上做饭。母亲常在菜市场鱼虾摊边留意,鱼虾一死就买下,因为死鱼价格便宜很多。

那边是百年老店跨国名企,这边是民企初生举步维艰;那边是技术资本面面俱到纵横捭阖,这边是土著八路吃住研发都在办公室。

任正非指着彼岸江山,和弟兄们说,将来的全球电信江山三分天下,华为必有其一。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

多年以后,中国电信界为华为设计了狮子和土狼的比喻。狮子强大威猛,独霸一方;土狼作为挑战者,体型略小但却以百敌一,不达目的绝不撤退,一点一点蚕食狮子的领地。

在开拓市场的早期,由于华为在技术上不占优势,任正非提出“压强原则”:以超过竞争对手的强度配置资源,要么不做,要做就极大地集中人力、物力和财力,实现重点突破。

1998年,华为和爱立信在中国黑龙江短兵相接,爱立信办事处四五人,而华为在黑龙江派驻220人;爱立信的人常驻省会和大城市,华为却从城市一层层深耕进县镇。早期华为的产品经常出问题,但是技术人员常年驻守,几乎随叫随到。

1996年春节,张家口电信局遇到设备故障,不确定是哪家设备商的问题。华为的设备维修人员在假期里赶到,一番检查后发现,竟然不是华为设备的问题,依旧帮做了调试,接到华为机器上,恢复了运营。客户开心地喊“走,喝酒去!”自从那个天寒地冻的春节后,张家口成为华为最忠实的客户。

90年代,任正非说“华为的产品也许不是最好的,但那又怎么样呢?什么是核心竞争力?选择我而没有选择你就是核心竞争力!”华为的销售像狼一样,成群而上,又快又狠,从深圳坂田中心奔赴全国。

更经典的案例,发生在山东菏泽

1999年,华为进入山东省菏泽,举目四望,都是朗讯和西门子的地盘,自己连电信局的门都进不去。头两个月,华为打着解决老产品(如华为电源)问题的旗号,设法和客户接上头,绝口不提销售,有机会就讲华为的企业文化和过往的华为人与事。到第三个月,局方高层终于答应到深圳参观华为,此时华为仍绝口不提销售。第四个月开始,华为分批将局方从中层到基层所有相关人员50多人请到深圳参观。大半年后,菏泽新一轮整网招标,华为胜出。

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山东见证了太多华为的经典战